我们,在香港

我们,在香港

以前一直觉得说香港很近,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于是就一直没有去。这次五一,心想着干脆就特地去一次,为了情怀也好,为了猎奇也好,实地看下港片中的那些场景。

这个城市不大,脚步甚至匆匆,但走起来却也像没有尽头一样,花光了所有力气。拥挤、嘈杂、喧嚣,是这个城市的一个部分。入夜后的尖沙咀,凌晨的兰桂坊,早上八九点钟的中环,熙熙攘攘。
作为看着港片和港剧成长起来的一代,这里每个场景都是熟悉又陌生。走着走着,可能就在下个转角,遇见梦想中的,美食、音乐和那个ta。

走着走着,你就发现,那些吵闹和美好,原来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回家后,我把这四天中的片段剪辑成了一个2分15秒的视频,给自己的这段回忆留个存证:

Read More

j j j

如果人生如茶,煎熬就成了一种成就

如果人生如茶,煎熬就成了一种成就

以前每次出行之前都很小心翼翼,会安排好每个细节,因为觉着出去一次不容易,凡事都得计划周全,不出意外。现在却倒是都变得淡然了,觉得只要出去了,即便只是在路上走着,都会是一段特别的体验。

以前的时候,幸福感会来自于物质或者虚荣心,现在的幸福感大多数来自于和喜欢的人在喜欢的地方做喜欢的事。

Read More

j j j

探索城市进行中

上海是一座很神奇的城市,那些钢筋水泥的高楼仅隔一条河道的距离,或许就是老旧的居民区。一边是出入西装革履的人群,一边是聚在街角高谈阔论的市井百姓;一边楼上挂的是各家金融机构的金字招牌,一边楼外挂的是被单和内衣短裤。

Read More

j j j

自驾去厦门

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在讨论应该要乘假期找个地方去旅行下午就出发的情况还是头一遭。

其实厦门已经去过好多次了,正好每一次都是人生不同的节点。第一次去时正要准备上大学,少不经事还没去过几个地方;第二次去时是四年后,毕业旅行。前两次都是与同学一起,这一次是和父母一道,自驾出行,五天四夜,大概是十几年来一家三口在一起持续时间最长的几天了吧。

j j j

在肥胖的时代,写清瘦的诗

在肥胖的时代,写清瘦的诗

过去的一年,是丁酉年2017。

这一年的这个国度里,我们自产的航母下水了,自研的飞机上天了,“一带一路”的大幕拉开了,胜利的大会闭幕了。可是时代高歌猛进,却不全然美好。404的网站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服务器,建国后的妖怪还是不能成精,高速公路上的车还是有倒着开的时候。 Read More

j j j

表妹的婚礼

表妹的婚礼

婚姻是一件异常复杂的事情,不仅仅是说要从两个彼此陌生的人,相识、相知再到相爱,是个漫长的过程,更是指说从两个人的事要变成两家人的事,门道太多。

在美国的婚姻法律体系中,有效婚姻有两个要件。除了和中国一样,需要领取一张政府机关发的结婚证,一场婚礼的仪式,也是使一段婚姻具有法律效力的必要条件。既然是仪式,就会有很多讲究。我是最无法处理繁文缛节的那一类人,但唯独觉得婚礼要一丝不苟。 Read More

j j j